我一直觉得  一个好的伴侣决不在于他在普世价值中表现出来的那些  
让女生走马路内侧 
说话轻声幽默得体
制造浪漫诸如此类
我执着追求的
是一个正常人灵魂里躲着的神经病
是一个智者脑子中存在的白痴
是一朵玫瑰脚下的泥土
是月亮上的斑驳和桂树
是撕裂自己却忍不住的热爱生活
是被对方看见的那部分天真

我想要去淋雨
在雨中为你写一首诗
让文字在诗中流泪

大雨中的诗里没有太阳
只有冷冷的风吹过空洞的内心
你会像在我手心融化的雨滴一样吗?
慢慢地
慢慢地
在我的心中融化

每一滴雨都是有爱人的
每一滴雨都是有灵魂的
天地间茫茫黑
只有我的诗和大地
茫茫、消失

我要和你一起
把这座城市八月的第一场大雨
从开始听到结束

如果你能听得见下雨的声音
也会听见我在雨中破碎的呐喊吗?

如果你已经发现了牺牲的道路,发现了那条通向和平的道路,如果你已经结识了至亲至爱的同志,准备解救那些在暗中哭泣和悲痛的人们,那么你就务必要使自己的心灵免受妒忌和激情的侵扰,要使自己的心灵成为一个圣坛,让圣火在那里永远燃烧。

明天是三毛的生日,以此文纪念。

每一个人都说,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不再自然。每一个人又说,我们要求的只是那一点心灵的舒服,对于生命,要求的并不高。这是,我们同时想摘星。我们不肯舍下那么重的负担,那么多柔软又坚韧的纲,却抱怨人生的劳苦愁烦。不知自己便是住在一颗星球上,为何看不见它的光芒呢?

这里,对于一个简单的笨人,是合适的。对不简单的笨人,就不好了。我只是返璞归真,感到的,也只是早晨醒来时没有那么深的计算和迷茫。我不吃油腻的东西,我不过饱,这使我的身体清洁。我不做不可及的梦,这使我的睡眠安恬。我不穿高跟鞋折磨我的脚,这使我的步子更加悠闲安稳。我不跟潮流走,这使我的衣服永远长新,我不耻于活动四...

十年後
你還會記得
我們到海邊的那個晚上嗎?
一整夜的風
一整天的霧
短暫的快樂
帶給我翌日猛烈的頭痛
你笑說這是海邊的代價
我苦笑代價未免太大
春霧中
你告訴我
「回憶很奇怪
唯有兩個人同時記得
回憶才是真實」

十年後
你才年過三十
我已芳華漸暮
你還會記得
我們第一次見面
是到海邊嗎?
走過的路還存在嗎?
看過的風景還美麗嗎?
假如你不記得
那場頭痛
是我虛無的幻想嗎?

这么好的下午,一个人在家写论文
写得我真是头大
一下午这么长,总会有人叫我出去玩吧
哪怕只是一起打游戏吃鸡
安静的时候才想到
他们结婚的已经结婚
该奋斗的也不会像我这样有时间抱怨
论文真的是头大
想想以前写情诗自己也很厉害
虽然不能与朱生豪相比
但也是感动过那么几个人的
就在我沉浸在往事时
忽然发现胡思乱想的时间过得也不慢
已经五点了
马上可以吃晚饭了

我感觉到青春是一点点失去的,六年前,我离家当兵,离开了依赖的家庭,要好的朋友,这就失去了一大半青春,前几天,我从初一开始喜欢的一个女生在我和搞了一个月对象后和我分手,我的青春彻底谢幕了。

你给我说的话我想了很久,一方面你打消了我仅存的一点奢望,一方面也让我更加清晰的认识你并思考人生。你在我这里倒了点苦水,你说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却依然向往轰轰烈烈的爱情,你说渴望精神世界的相知。你可能已经看清了前方的轨迹,所以有时感到绝望。你可以给我说这些,我感到很荣幸。爱情这个东西真的让人捉摸不定。我已经五年没有恋爱,并没有什么经验之谈。我对爱情唯一的憧憬还是你,当然你不知道。我们之所以苦恼可能还是没有看透那些东西。也许轰轰烈烈并不是爱情,一茶一饭的相伴才是爱情的真谛呢?听你的话,你可能并不是很喜欢你的对象,但是我知道一个男人长久的陪伴你,呵护你,一定能赢得你的芳心。我当然也知道我们这种所谓的...

1 / 3

© mrll | Powered by LOFTER